2017年資產價值主流

 

10年前(2007年),次級房貸引發「雷曼危機」資產泡沫災難,10年後(2017年)災難是否會重演?何時會重演?

 

詭異的2017年,去年籠罩在川普當選的悲觀氣氛,今年卻出現全球股市大漲創新高的逆轉。全球資產價值出現劇烈變動,上半年各項數據出籠,我用這些數據檢視擁有的資產價值:你擁有的資產,是否是價值「主流」?

 

根據摩根大通發表的報告,今年上半年各類資產,以全球股市、新興市場本幣債券和黃金表現最為亮眼。

 

上半年全球股市6個月滾動收益率為7.8%,大大超出過去20年的平均水準3%;新興市場本幣債券6個月滾動收益率為14%,對比歷史平均水準4%;黃金收益率為7%,是歷史平均水準的兩倍。

 

換言之,今年以來,不買股票的投資客,是這場全球資產價值劇烈變動的「輸家」。投資股票不盡然就是「贏家」,贏家是敢於危機入市的高科技、新興市場、歐洲市場的股票投資客

 

如圖1所示,納斯達克指數以超15%的累計回報率問鼎全球各類資產,新興市場股市緊隨其後,歐洲股市排名第三。

1

圖1.jpg

各國政府挽救經濟下沉而實施的QE(量化寬鬆)是否促成目前全球股市表現的主因,QE結束是否就是股災的開始?

 

股市上漲與QE兩者關係是存在的,但不會是唯一的原因。很多跡象顯示,全球流通交易的股票供給愈來愈少,可能是股價上漲的主因。

 

2007年股市泡沫造成股價大跌,很多企業購入庫藏股護盤,瑞信分析師Andrew Garthwaite統計,從2009年以美國企業購入總市值約18%的庫藏股,同期財務機構只賣出7%市值的股票(圖2)。高盛首席股票分析師David Kostin估計,2017年標普500企業約花費7800億美元用於回購庫藏股,為歷史新高。這樣龐大的庫藏股支撐著公司股價,讓它不易回跌。

2

圖2.jpg

此外,美國的Sarbanes-Oxley法案讓企業增加很大的上市成本,它減低企業上市的規劃,企業的IPO活動趨緩。圖3顯示美國股市中的股票數量1997年是最高點,2017年降到全是時期的一半,大約是1984年以來的最低點。

3

圖3.jpg

上述這些因素推升全球股票資產的價值,其中以高科技股價為成份的「納斯達克指數」表現最為亮眼。它們漲超2000年的網路泡沫水準,如此高漲的高科技股價會不會成為泡沫?投資人是否應該居高思危?

 

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早在2015年就超越網路泡沫時期的高點。標普500科技指數才剛剛來到992.29點,也超越2000327日的歷史高點988.49(圖4)。

4

圖4.jpg

這是許多人內心的疑問,且讓我一一解答。

 

首先,現今引領風騷的科技巨頭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),它們的股價市值反應它們的科技實力取代昔日的微軟、因特爾、IBM、甲骨文和思科,現代人的生活非常仰賴科技,靠這些科技巨頭的技術支撐,人們才能過著現代有品質的生活。

 

其次,現今高科技公司的股價是由營收和利潤支撐,美國科技股的PE估值約為19.4倍,接近標普50019倍估值,相對於2000年美國科技股高達73倍的估值,2017年的科技產業應該沒有一絲泡沫成份。

 

最後,在川普稅改和基建計畫還處於不確定下,科技股相對不受政府政策的影響,使得科技股成為資金避風港,股價大漲,應是必然。

 

未來高科技公司的股價還有多少的上漲空間?標普道瓊指數高級分析師Howard Silverblatt表示,若考慮進通脹因素,來到992.29點的標普500科技指數,距離當年網路泡沫股價巔峰,還有約30%的上漲空間

5

圖5.jpg

創作者介紹

洪明洲教授部落格

m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